花海寻惜

爱双花,爱双王,萌韩叶,吃伞修。论自己是怎么从韩叶党变成双花伞修组的…


花丛间倾泻而下的微光

穿越多长光年后到达我手掌

我站在平坦的地面上想象

会不会塌陷成荒野模样

伸手不可及的彼方

总是闪耀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沉睡时被偷走的梦和希望

又会被重塑成什么形状

若这世上真的存在神明

能实现虔诚许下的每一个小小愿望

那又为何创造懦弱的我

连心的缺口都无法堵上

空洞的心房

当百花再度飞扬 揭开血红色篇章

我双手紧握不放 坠入光芒中央

手心温暖的微光 依旧炽热的胸膛

就算全部记忆瞬间被清零又怎样

当繁华血景绽放 定格的时光

所有的人都一样 静默注视此方

若那是你的愿望 便成为我信仰

难道还有什么能够阻挡


信心也开始摇摇晃晃

渺小的愿望是否会随之消亡

云层就像布满了裂纹的窗

透进破碎又微弱的光

过去和未来的想象

在我的脑海加速地疯狂生长

向往早已悄悄地爬满心墙

隔绝了爱要如何盛放

若这世上真的存在良方

能治愈即使被月光照亮也作痛的伤

那又为何想说的语句

只能在脑内一遍遍循环播放

话堵在胸腔

当百花再度飞扬 揭开血红色篇章

我双手紧握不放 坠入光芒中央

羽化新生的翅膀 承受梦想的重量

直到抵达梦中所见那片耀眼星光

当繁华血景绽放 定格的时光

所有的人都一样 静默注视此方

若是你最后愿望 便成为我信仰

从今以后不再驻足彷徨

相遇是命中注定

相隔多遥远距离

心总是 在一起


当百花再度飞扬 揭开血红色篇章

我双手紧握不放 坠入光芒中央

手心温暖的微光 依旧炽热的胸膛

就算全部记忆瞬间被清零又何妨

当繁花血景绽放 定格的时光

所有的人都一样 静默注视此方

若那是你的愿望 便成为我信仰

难道还有什么可以阻挡

———————————————————————————————

月光润色女孩的改词来着。

大孙和乐乐之间的过去真是好心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