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寻惜

爱双花,爱双王,萌韩叶,吃伞修。论自己是怎么从韩叶党变成双花伞修组的…


花丛间倾泻而下的微光

穿越多长光年后到达我手掌

我站在平坦的地面上想象

会不会塌陷成荒野模样

伸手不可及的彼方

总是闪耀着永不熄灭的光芒

沉睡时被偷走的梦和希望

又会被重塑成什么形状

若这世上真的存在神明

能实现虔诚许下的每一个小小愿望

那又为何创造懦弱的我

连心的缺口都无法堵上

空洞的心房

当百花再度飞扬 揭开血红色篇章

我双手紧握不放 坠入光芒中央

手心温暖的微光 依旧炽热的胸膛

就算全部记忆瞬间被清零又怎样

当繁华血景绽放 定格的时光

所有的人都一样 静默注视此方

若那是你的愿望 便成为我信仰

难道还有什么能够阻挡


信心也开始摇摇晃晃

渺小的愿望是否会随之消亡

云层就像布满了裂纹的窗

透进破碎又微弱的光

过去和未来的想象

在我的脑海加速地疯狂生长

向往早已悄悄地爬满心墙

隔绝了爱要如何盛放

若这世上真的存在良方

能治愈即使被月光照亮也作痛的伤

那又为何想说的语句

只能在脑内一遍遍循环播放

话堵在胸腔

当百花再度飞扬 揭开血红色篇章

我双手紧握不放 坠入光芒中央

羽化新生的翅膀 承受梦想的重量

直到抵达梦中所见那片耀眼星光

当繁华血景绽放 定格的时光

所有的人都一样 静默注视此方

若是你最后愿望 便成为我信仰

从今以后不再驻足彷徨

相遇是命中注定

相隔多遥远距离

心总是 在一起


当百花再度飞扬 揭开血红色篇章

我双手紧握不放 坠入光芒中央

手心温暖的微光 依旧炽热的胸膛

就算全部记忆瞬间被清零又何妨

当繁花血景绽放 定格的时光

所有的人都一样 静默注视此方

若那是你的愿望 便成为我信仰

难道还有什么可以阻挡

———————————————————————————————

月光润色女孩的改词来着。

大孙和乐乐之间的过去真是好心伤

落花狼藉不复返

百花缭乱君心伤

浅花迷人何时醉

再睡一夏为谁醒


慧剑锋芒应不悔

花繁似锦又逢春

繁花血景终不复

锋花远影正当时


大漠孤烟仍未熄

一叶之秋天下寒

可叹世人君莫笑

十年相伴尚未完


冬虫夏草又一轮

王不留行何时归

月落乌啼木恩泪

灰月散尽一寸灰

——————————————————————————————

咩,脑洞一开就止不住啊



拥抱(双花)

cp:双花

时间:网游再次碰面的当天晚上

ooc有

配乐:欠一个拥抱—洛天依

———————————————————————————————

晚上7点,张佳乐还没有从遇见孙哲平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影子军师沙寒打完以后回到主城还挂在线上发呆。

“在么?”一条来自再睡一夏的消息就这样在屏幕上出现

这时的孙哲平还待在义斩的训练室里,发现浅花迷人还没有下线,虽然已经保持了很久的不闻不问,不想打扰张佳乐的生活。可是在游戏里再次见面后,心底的思恋到底是克制不住的。

他应该会过的很好吧,在霸图不用像在百花一样,身边有了可以依靠的队友,应该可以放下担子,轻松一些了吧。说起来自己当初走的时候,连最后告别的拥抱也没给他呢,不过虽然现在不在他的身边,还是随时可以去看看他的吧,可是,他还想看见我么?

一贯霸气强硬的狂剑士,也只有在对待那个自由奔放的弹药专家时才会这么患得患失吧。

“在霸图过的习惯么?q市和k市气候差距很大吧,最近没有生病吧?霸图的人有好好照顾你么?”

“孙哲平, 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以为,我们现在这样,很好的。”

“哪里好了,一点都不好!你一言不发就走了,4年多一个电话都不打给我,现在复出了,也没有告诉我,还是叶修先知道。你凭什么认为我就一定过得很好了!突然一下跑出来,告诉我放下过去,你明明知道我放不下的,是和你一起的回忆!他们问我为什么要走,我也想问你啊,孙哲平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连一个拥抱都不肯给我!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有很多话还想和你说……”

噼里啪啦,林敬言觉得还是赶紧收拾一下摔地上的水杯,不然明天让韩文清知道,那张脸又要黑了。看看室友好像没有继续发脾气的势头,低下头不知道在干嘛。

“乐乐,你在霸图的训练室吧,你等我三个小时。”看看屏幕,得了还是收拾好赶紧回去吧。正主要来,自己这个配角还是赶紧走,他们要秀恩爱,自己凑个什么热闹。今天的林大大依然心很累呢。

9点40,仍旧在霸图训练室里发呆的张佳乐听见了熟悉的手机铃声,看着来电提醒里熟悉的号码,自己这么多年没换手机号的绝对还真是正确呢。

“乐乐,出来吧,我到霸图门口了。”不到1分钟,就看见一个红发的生物像炮弹一样冲入了自己的怀中,“乐乐,轻点。”拥抱住这个住在自己心里的家伙,孙哲平的左手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注意到搭档手上的绷带,张佳乐连忙放松了对对方的压迫“大孙,你的手,还没好么?”

“恩,不过可以试着打打短时间的比赛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在赛场上再和你相遇了?”

“不止赛场上,你平时想我,我也可以随时过来,反正b市和q市并不是很远。”

“算了吧,平时训练叫你过来,张新杰一定会说我的。”

“好了,现在欠你的拥抱也还了,你还想做什么?”把怀里的恋人放下地,孙哲平问到。

“大孙,我好像有点饿了……”

“你一晚上没吃东西?走吧,我带你去吃宵夜。”

“等等,我好像忘记下线关电脑了诶。要不你等等我?”

“等什么等,我和林敬言说一声,你账号卡先放他那,回去再拿回来。现在,你只属于我。”说完,霸道的拉着张佳乐就往外走,张佳乐也就笑着跟了上去,月光下,两人的影子拉长在一起。一切好像都没有改变呢,大孙还是这么霸道,自己也还是对他那么放心。

那么从今天开始,慢慢弥补多年的分别吧。

-fin

写的不好,求轻喷。


啊啊啊啊,好想写文,但是文废怎么办

初见花开梦血景,

花开天下香满园。

花散落红梦一场,

一花凋零一花绽。

百花缭乱顷刻散,

落花狼藉不见君。

浅花渐欲迷人眼,

再睡一夏又何妨。